琴学文章

成都古琴|若水琴斋:若水之沉静,若水之灵动

发布时间: 2016-04-19 16:14   1354 次浏览


 
  像一场夜雨滴落青色的屋檐,像斜阳染红窗外的一黛远山,像一江春水流过空旷的原野。古琴就是这样,清雅与旷远兼备,因清雅而宁静安身,因旷远而达观淡泊。


蜀中成都,是一个世俗气与清雅气具足的城市。世俗安乐不用说,大街小巷的美食,随处可见的麻将,平民百姓的一杯清茶,用成都话说,安逸得很。而清雅呢,越来越多的中式场所被设计出来,茶、香、琴、花,几乎天天有雅集在举办。 

  在这份纷杂凌乱中笔者却偶遇过这样一间古琴馆。它开设在潮流店、咖啡厅、主题酒吧、文化书屋、创意餐厅等店铺中间,却丝毫不觉突兀与维和,安静的仿如一层不染丝缎偶尔悠扬轻吟,淡淡散落着一丝古韵。

抬头仅见篆书牌匾“若水琴斋”。


  进门探寻时,此间主人正于门前抚琴,盏茶光阴仿如停滞,琴歌声声入耳,直扣人心,挑拨着不知名的神经随之颤动。曲罢,笔者才知为何古人有“此间唯有琴声声直入心”。
  入得馆中方识此间主人姓胥名柳汛。为蜀派古琴“叶氏一脉”第七代嫡传。师从蜀派古琴名家曾成伟,擅长琴歌弹唱,四川音乐学院民乐系古琴专业毕业。是中国民族管弦乐协会古琴专业委员会会员,自幼便跟随北京中央音乐学院古琴演奏家赵晓霞习琴。自2009年起,于成都空林琴馆授课、演出,2013年创办琴馆“若水琴斋”。

  提到若水,大家就会想到《道德经》中的“上善若水”,这固然是琴馆的一个来源,琴为君子之器,恬淡如菊,不与人争。但若水还代表一种生活态度,水的形态多变,有宁静,如一池秋水,波澜不惊;亦有灵动,如山涧溪水,婉转跳跃;还有豪迈,如大江东去,奔腾不息。

  有人会觉得古琴就是沉静的,学琴就是为了心绪宁静,这是一种偏颇的认识。过度沉静,走了极端,也许就不是一池秋水,而是一潭死水,生活又有什么乐趣?我们需要宁静,也需要灵动,兴之所至时,还会心生豪迈。而古琴,本是变幻无方的,可以如悠悠流水,如林间鸟鸣,如徐徐清风,安静舒缓,润物无声。但随着旋律起伏,也可如巍巍高山云起云落,如万壑松涛声势逼人,如江湖之畔惊涛拍岸,让人听了天地为之一宽。

  在快节奏的现代社会,大家脚步匆匆,外面是喧嚣的世界,内心是无限欲望的追求,于是焦虑、烦躁、压力接踵而至,庸庸碌碌,麻木无感。因此,在这个时代,我们更需要古琴,需要古琴若水般的宁静,以养身心;需要古琴若水般的灵动,以养情趣;需要古琴若水般的豪迈,以养精神。

  不过,说了这么多,古琴在本质上,与现在流行的吉他一样,首先它是一种乐器。当下社会,提到茶、花、香、琴等,大家总喜欢与“道”扯在一起。茶道,花道,香道,琴道,听起来很有格调的样子。但“道”究竟是什么?没有几个人说得清楚。说那么多哲学上的、精神上的东西是没用的,正如古琴大师成公亮先生所言:学琴,你要先把古琴的弹奏技术掌握好,你先不要太多考虑这里面的哲学、文化底蕴之类的东西。那些穿着汉服,满口哲学文化,弹琴却连音都弹不准的人,就是“装神弄鬼”。

  这也是“若水琴斋”的一个理念,这是一个教琴习琴的地方,教学亦生活,授课亦是随缘随性,不限定学生上课时间,力图在幽静琴斋中让学生体验另一种生活方式:品茶、习琴、畅谈,让学生在为人生奔忙而心灵疲倦之时随兴而来,尽兴而归。先扎扎实实教学生古琴技法,讲古琴知识,而不是形而上地谈哲学,谈精神。琴学好了,弹出欢喜了,精神愉悦作为一种附加的赠品,自然会水到渠成地相伴而生。

  曾有逛街的人走进若水琴斋,看到桌上有茶席,问:“你们这儿还有茶道啊?”馆主不知该怎么回答,只好说:“我们这不是茶道,就是自己平时喝茶用的茶具。”来人转了一圈,见桌上点着一枝香,又问:“你们还有香道啊?”这实在让人尴尬,馆主说:“这也不是香道,就是想起了,点枝香,空气中味道比较好。”
  是的,乍一看,若水琴斋有临窗的棋局,有花,有茶,有香,有字画,墙壁上还有各式古琴,但这不是道,***多算是生活美学。客人或学员来了,可弹琴,可喝茶,可下棋,可闲聊,这是生活的常态。

  馆主胥柳汛自幼爱琴,学琴,科班出身毕业后继续教琴,古琴已经与她的生活融为一体。与其他琴人不同的是,她拥有中国音乐学院美声唱法八级的资历,将琴歌融入弹奏,声乐交汇,是另一种美妙的享受。凡事有缘,她的先生,家住的小区,位于龙藏寺旧址内,而龙藏寺,正是川派古琴的******个活动中心。

  新繁龙藏寺是川西著名古刹,居住过不少高僧上人。自古该寺文化氛围浓厚,除佛教经典传承外,寺庙内诗歌、音乐的传承也是该寺庙一大传统。在清代,以龙藏寺“潜西精舍”为中心,常有各路名人雅士汇聚于此。龙藏寺住持雪堂,既是著名僧人,又是著名诗人。他精通音律,对古琴情有独钟。一些琴人常常会琴于精舍,一些著名琴家也在寺中教授僧众琴艺。著名琴家张孔山及弟子唐彝铭、叶介福等便在此教授了僧徒星槎、汉陛。这两位僧人后来成为雪堂在该寺的继承人,由于琴艺高超,竟然放弃龙藏寺住持之位,游方汉江、江浙一带,挂牌收徒授琴,成为一代著名琴家。由于琴艺在寺中兴盛发达,清同治七年,寺内建了一座龙藏寺“妙音阁”,实为弹琴听琴之所,留存至今。

  胥柳汛与先生常常游历龙藏寺,兴起时还会邀上朋友在百年桂花下聚会弹琴,也不失为一件清雅浪漫之事。但这种浪漫与那种搞一些古典服装、留一些胡子的人不一样,这不是装给别人看,而是随性而发的生活。
  如果你对古琴感兴趣,无论是学琴还是交流,也不妨随性而来。若水琴斋的门常开,古琴常备,清茶常泡,静等爱琴人到来。
  

若水琴斋

成都古琴 成都学古琴 成都古琴培训 古琴老师

上一篇戴晓莲(面对古琴热)
下一篇:没有了